Legon

我永远爱米开来!/抖森佩佩是真爱/音乐剧中土权游漫威……到处混圈/挖坑不一定填来咬我呀(不是

英国演员收集名单(3)

12,理查德麦登(Richard Madden,少狼主,萝卜)

权力的游戏第一、二、三季(这是我认识他的开始😂当时被萝卜这么个几近完美的君王角色吸引,再加上他在权游里的扮相超好看诶!)
英国版都市急救线(在我看过的他所有作品里我最喜欢这个✪ω✪!!!强烈推荐这部剧啊!!!其实这部算是喜剧,风格丧丧的,剧情就是现实生活中那种充满各种遗憾错失,却能给人一种面对生活的力量。里面的每个角色都非常惹人喜爱!每看完一集就打一集鸡血,感觉真实的生活虽然像shit一样,但是世界仍然很美好!萝卜在里面扮演的是一个超可爱的小基佬,我甚至觉得他在这里的扮相比在权游里还要适合他,在这部剧里他整个就是一个大写的软萌可爱\(//∇//)\软软的卷毛、粉嫩的唇、无辜温润的狗狗眼神、软软糯糯的苏格兰口音和讨喜的性格,啊!安详躺平。总之强烈安利!!大家一起来吸软萌的萝卜啊!)
迷失(一个小短片,在B站有资源,指路av10691122。讲的是两兄弟相(gay)依(li)为(gay)命(qi)的故事,兄弟俩颜值挺高的,萝卜在里面是兄弟中的一个,留着略长的棕色小卷毛✪ω✪!)
灰姑娘真人版电影(这个。。。萝卜在里面的扮相实在是。。。一言难尽。。。我个人觉得他这个扮相有些略油腻了,也许是他把胡子全刮了然后变胖了的缘故?)
美第奇家族(最近正在刷的,萝卜在里面演的是美第奇家族第二代家主科西莫,emmm不知为啥他在这里表情略少,可能是为了表现出大家族家主的沉稳威严。因为我个人对欧洲历史剧比较偏爱,所以也是很喜欢这部剧的。对文艺复兴和欧洲历史剧感兴趣的话这部剧我强烈推荐!以及。。。你会在里面看到很多权游熟面孔😂)

——————————
(未完待续,前几期请戳主页找)

😂今天刷美第奇家族,发现好多权游的熟面孔。。。我想说剧组是把权游的原班人马搬过来了吗?目前我能数出来的有:萝卜(科西莫)、老佛雷(科西莫政治联姻的妻子的爹)、老鱿鱼(科西莫的爹)、玫瑰家的奶奶(科西莫的妈)、还有萝卜的弟弟洛伦佐(他在权游第四季里扮演了一个角色,但我还没看到第四季,只是在豆瓣演员介绍界面看到的),科西莫的妻子我看着也很眼熟,但想不出来在哪里看到过了_(:з」∠)_。

突然想起来这个消息,占Tag抱歉嗷。10月的漫展抖森和佩佩都会出席!😂所以两个现实生活中从未有交集从未见过面的人这次有可能会相遇??不知这算不算擦边粮啊✪ω✪!有太太开脑洞吗?
图源facebook,链接:https://m.facebook.com/story.php?story_fbid=1779837748778259&id=175598045868912

写完新文的大纲就有种已经把文写完了的感觉😂第一章写了一点点开头就难以进行下去,大纲可以把细节一笔带过,但是正文就要补充完整_(:з」∠)_
如果有一种工具,可以把脑补的情节画面自动转换成文字就好了。。。
话说写半RPS会不会被打死😂?

阿拉伯之春tag
心血来潮(主要是被安利了阿拉伯的劳伦斯,看完以后在别人的影评里看到这个词)想找相关信息扒一下,于是上lofter搜,在tag搜索页面明明显示有几万多参与,但是点进去后却显示“暂无内容”,不得已自己发了一条带“阿拉伯之春”tag的lo文,结果发现刷新了页面之后文章下打的tag自动消失了?!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信息敏感而被屏蔽了,话说我真是百思不得其解为啥“阿拉伯之春”会是敏感消息。。。
存个档,有时间就研究一下。

【抖森/一美同人】冰雪与阳光

前篇:Chapter 3

有大量私设。。。介意的旁友可以点退出,emmm基本上放飞自我了

——————————

Chapter 4

        此时,壁炉内的未燃尽的灰烬中猛地窜出一道火苗,照亮了恰好被图纳斯遮挡的哈尔的脸。图纳斯微微瞪大了眼睛。

        是那个预言。

        “图纳斯?你怎么了?”哈尔谨慎地观察着对方。图纳斯此时正一动不动地维持着他弯下腰靠近哈尔的姿势,瞳孔涣散。哈尔不禁担心起来,他放开了佩剑,一手扶着图纳斯的肩膀一手在他眼前晃了晃:“Hey……你还好吗?”。

        此时图纳斯正陷在记忆的漩涡里,他清楚地回忆起了十年前发生的事。

        图纳斯那时还是个懵懂的少年羊怪,跟着父亲去参加族里的祭祀活动。父亲没有像往年一样去拜访其他参加祭祀的族人,而是带着他进了先知的帐篷。先知是族里非常重要的存在,他们拥有一代代传下来的独特魔法,为族群占卜吉凶、预言未来、医治疾病,这一代的先知是一位和蔼的老羊怪,常常有许多小羊怪去找他讲故事,顺便得到一小袋老先知亲手制作的小零食。

        于是当他跟着父亲进了先知的帐篷后,满心以为能吃到美味的小饼干。可是这次老先知并没有像往常一样给图纳斯一些零食,而是非常严肃地和父亲交谈起来,图纳斯不太能理解他们的谈话内容,只隐约听懂几个不怎么常见的词,女巫啊、预言啊之类的。“……要把他送走。”父亲看了他一眼,然后出了帐篷。图纳斯刚想跟着出去,却被老先知拉住了,老先知蹲下来看着他的眼睛,把一支奇怪的笛子放到他手里:“孩子,这个你要拿好。以后无论发生了什么,你一定要记住——”

            鸢尾在冬季里开放

            阴影于灰烬中凋零

            利剑不能夺取生命

            玫瑰无法挽救爱情

        “……阴影于灰烬中凋零”图纳斯喃喃道,声音轻的几不可闻。哈尔凑近他:“What?你说什么?”图纳斯猛的清醒过来,他眨了眨眼睛,瞳孔恢复了正常:“殿下……哈尔,时间不早了,晚上的森林不太安全,要不我现在送您出去吧。”他直起身子,若无其事地把摔倒的椅子扶起来,转身去拿他的伞。哈尔看了看窗外的天色,离他和波因斯约定的时间只剩一个小时,他得快些赶回去,一时间也忘了图纳斯之前的奇怪表现。

        回到野猪头酒馆时天色早已完全变黑。哈尔正准备上二楼,当他踏上木楼梯第一阶时却又停了下来,转身找了桶酒往身上一浇,浑身浸透了酒气后才摇摇晃晃地上楼去。

        “你去哪儿了,哈尔?”正在和别的客人聊天的波因斯见到他,走过来搭住他的肩膀随口问了一句。“我在七八十只酒桶之间,跟三四个蠢家伙在一起(注1)……”哈尔露出一个玩世不恭的笑容,随口编了个谎话。过不了多久,福斯塔夫他们也回到了酒馆,掀起一阵嚷嚷。

TBC
——————————
注1:《亨利四世(上)》莎士比亚原文,第二幕第四场

存个档,对最近关于tong/xing/lian的问题的一些想法,可能会被屏蔽,只能发图了

我手写我口,我口述我心

今天上写作课,老师说写作产品(也就是文章)其实是一种特殊商品,也就是说文章不是为自己写的,而是为别人写的。因为为自己写很容易,只是自娱自乐而已,但是为别人写很不容易,因为要达到与别人交流的目的(如果达不到,就会形成“错位”,写不出别人想要的东西)。但是我觉得我写作的初衷其实并不是单纯地为了他人而写,主要还是想表达内心吧。
但也许就是因为抱着为自己写的想法所以写不出啥好东西来😂

【抖森/一美同人】冰雪与阳光

前篇:Chapter 12

emmmm,此文有私设,所以如果介意的话可以点退出,谢谢各位_(:з」∠)_

——————————

Chapter 3

         图纳斯的小屋子布置的十分温馨,客厅里就有一个正在烧火的壁炉,把屋内烘得暖融融的。哈尔好奇地在客厅里乱转,他走到壁炉旁边,那里的橱柜上摆着许多他叫不出名字,更不知其用途的小物件,他随意地扫了一眼,目光被橱柜上的一个木制画框吸引——画框里有一幅笔触细腻的画,上面有四个和图纳斯很相似的羊怪。“这是你的家人吗?”哈尔问正在厨房忙活的图纳斯,图纳斯探出头来看了一眼:“是的。那是我的父母和妹妹。”“他们不和你一块儿住吗?”哈尔打量着明显只能容纳一个人生活的小屋子,随口问道,他没有注意到图纳斯一瞬间伤心的表情。“啊,你知道,呃……传统上成年的羊怪是要独立生活、照顾一块山野的。”他端着托盘走出来,不再谈更多关于家人的事:“尊贵的王子殿下……”“图纳斯先生,请别老是叫我什么王子殿下了,您可以直接称呼我哈尔。”哈尔摆了摆手,露出一个轻松的笑容“我们是朋友了,不是吗?”“well……那么您也直接叫我图纳斯吧。”图纳斯也露出一个友好的微笑回答道,他把托盘放在木桌子上,然后搬来木椅子请哈尔坐下,自己也坐在了桌子旁边。

        托盘里有暖好的酒和几碟小点心,哈尔一边喝着酒一边盯着壁炉里的火焰。屋外寒冷的大雪与屋内温暖的炉火形成了令人安心的对比,橙黄的火光映照在他脸上,使他有些昏昏欲睡,他懒懒地靠在椅子上,嗓音软软地开口:“图纳斯,我非常地好奇。请问您能否跟我讲讲你们的故事呢?很久很久以前……之类的。”图纳斯把手里的小饼干一口吃掉:“唔,让我回忆一下……毕竟是我小时候听父亲讲的了。”他伸手从橱柜上的一堆小物件里拿出一件像是笛子的东西(注1),开始叙述那些古老的传说。

        从潘神的黄暴恋爱史开始,接着便是羊怪们的祖先的故事,那些神秘的祭神庆典、后来为了躲避灾难而进行的浩荡的族群大迁徙……图纳斯的声音非常柔和,带着点苏格兰口音,哈尔一边听一边啜饮着杯子里的酒,眼前跃动的火焰似乎化成了一幕幕生动的景象,一会儿变成潘神在追逐着宁芙仙子,一会儿又变成了许多羊怪在围着圈跳舞……他甩了甩头尽力不让自己睡过去,迷迷糊糊中却只听到零碎的几个词“白女巫”、“统治”、“冬天”,恍惚中他似乎看见图纳斯吹起那支奇怪的笛子,笛声悠沉婉转,似乎有安抚人心的魔力,“不要抗拒它,睡一觉吧……”图纳斯似乎说了什么,哈尔已经听不清了。他沉沉地陷入梦境之中。

        哈尔什么都不知道,他不知道图纳斯是怀着怎样的心思来接近他的——为什么要邀请他到图纳斯的家里,并且让他无法抗拒地沉睡——而这一切都是因为图纳斯要绑架哈尔。

        随着最后一缕笛音消散,图纳斯看着熟睡中的哈尔,眼中的神色复杂难辨,似乎是挣扎又似乎是恐惧。

        最终还是恐惧占了上风。图纳斯直起身子向熟睡的哈尔走去。或许是太过于紧张,当他绕过桌子向哈尔走去时,一不小心把身后的椅子带倒了,椅子倒地时发出了巨大的声响,哈尔一下子就被惊醒了。

        “图纳斯?”哈尔睁开的眼睛里倒映出图纳斯此时有些不自然的表情和姿势,“你怎么了?”发觉气氛有些不对劲,他没有起身,而是悄悄地把右手放到了自己的佩剑上。

        哈尔隐约发觉图纳斯如此轻易地邀请一个陌生人到自己家里做客的行为似乎有些不对劲,这十分不像图纳斯谨慎的作风。图纳斯一定有很多秘密瞒着他,而这些秘密和自己有很大关系。这让他开始怀疑自己答应了对方的邀请这个决定是不是太草率了,而他可能会因自己的草率决定而付出某些代价。

TBC

————————

注1:电影里图纳斯先生吹的笛子原型是古代美洲阿兹特克人的一种笛类乐器,叫“特拉皮扎利(Tlapitzalli)”。

附介绍链接

以及电影实物图链接

其实这篇文有个基本大纲,然后文的基本走向是按大纲来写的,然后有时候灵感来了也会时不时添加细节和设定,所以写到这章的时候才发现图纳斯要绑架哈尔的理由有些不足,于是添加了私设_(:з」∠)_如果对私设介意的话可以点退出。

在刷了几乎6遍00版的JCS后(超爱这版啊!表白卡特稣✪ω✪!),发现许多许多小细节,其中一个就是JC的服装变化,从刚开始的白背心加卡其色工装裤,然后是白色长袖衫加淡咖色长裤,然后是白色长袖衫加奶白色长裤,最后变为白色长袍加纯白长裤。我猜可能这也暗示了JC一步步由更多的人性转变为更多的神性的过程吧?
00版真的有超级多有意思的细节,等以后有时间再慢慢全部总结一遍_(:з」∠)_。
顺便求同好们指路73版的JCS,我貌似没在B站上找到_(:з」∠)_感谢!
——————————
2018-2-28
已经刷完了73版的了。。。可能还是因为自己先入为主的印象吧,所以我觉得这版给我的感觉十分迷。。。